只谈风月不谈风云的同学圈(转载)


毕业多年了,因为一个同学的离世,昔日大学同学惺惺相惜地在微信上建立了同学圈,许多联系已不那么紧密的同学,朝夕之间,一下子又謦欬之声相闻了。

然而,很快便发现,岁月的力量委实惊人,不知不觉间,不但肆意修改了昔日青春的面容,更大大分化了曾经共振的心灵。如今,昔日同学之间,在价值观上的分道扬镳,乃至激烈冲突,已经到了令人唏嘘的地步。本为抱团取暖而建的同学圈,一度因刻薄的诛心之语而让人心里感到冰凉。

本来,“同学少年多不贱”,有的当官,有的发财,有的学富五车,有的优游自在,在轰鸣急驶的时代列车中,大家都还算混得不错,虽然尚没有大富大贵的,但基本上应该属于坐在优等座位的一群。按理,大家的共同语言应该很多才是。

然而不。事实是,在对大家共同乘坐的这座“列车”的评价上,或者说,在如何评价今日中国现实这个问题上,同学之间,爆发了剧烈的冲突。

冲突的具体起源,是有的同学对现实中的社会、政治问题如多年前一样,继续采取批判的立场,他们认为,中国经济虽然取得骄人成就,但由于一些改革滞后,埋藏了许多矛盾与危机,因此应该有更深入的改革。有的同学则相反,他们反感这种对现实的批判态度,认为是不了解实际操作者苦衷的书生之见,他们对未来抱有极大乐观,认为中国超越美国几乎是自然会发生的事。打一个比方就是,前者不但没有为列车风驰电掣的速度感到陶醉,还担心列车有脱轨的风险,而后者却认为,列车行驶正常,即使有问题,也是列车长需要操心的事,不劳别人多嘴多舌。

同学圈的这一幕,相信许多人会有似曾相识之感。冲突双方的意见,料也不会有人感到陌生。事实上,在今日中国大地上,关于中国自身的认知所发生的撕裂,已经前所未有地在各种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大规模上演,蔚成日常情景。

这是一个共同体在初步富裕之后必然会出现的情况。从文革结束后经济几近崩溃的边缘起步,由于本身的巨大体量,由于显著的后发优势,更由于国人被压抑许久的创业自由的爆发,中国一路高歌猛进到了今日经济总量坐二望一的位置。随经济发展速度一道飙升的,是国人不断创造新高的民族自豪感。

与近四十年前不同,那时国门初启,面对西方发达国家,社会上下普遍弥漫着自卑感与紧迫感,而今日,中国部分地区已经进入丰裕社会,用发展经济学的眼光看,中国是一名已经蝉联了二十余年的优等生。这种情况下,国人的自豪感确实并非无凭。

然而,硬币的另一面是,今日中国,公权力尚难言已被关进笼子,制度性反腐仍然没有破题,经济发展所透支的环境成本正在让全社会品尝苦果。同时,法治状况亟待改善——这正是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聚焦的主题。而经济高速发展中所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红利充分释放所做的顽强抵制,尤需以更大的魄力与远见去破除。

成就与不足俱在,机遇与挑战共存。这样的现实,决定了赞美与批评本应都是题中应有之义。可惜,像目前公共空间中流行的景象一样,挟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傲慢日益滋长,对批评的不宽容正在蔓延,在同学圈中,同样如此。

同学圈中最令人沮丧的,是对批评者各种奇葩式的指责。概括起来,它们主要有:

一、你对现实持批评态度是因为你自己的生活不够成功,是因为没能从体制中捞到足够的好处而心生怨恨;

二、你是体制中人,就不该既端着体制的饭碗又去批评体制。

毋庸讳言,如今,这也是盛行于同学圈外的哲学。这种哲学的杀伤力,在于将批评行为描绘为一种心理疾病,一种道德缺陷。

是啊,因为自己少得了三瓜两枣,就不惜毁掉整个林子,这难道不够变态、可恶吗?从体制内领工资,还对体制说三道四,这不是白眼狼又是什么!同学圈中,此类对批评者的批评,让批评现状者感到气闷与愤怒,他们回击:别用猪圈哲学衡量所有人,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除了鼻子底下的食槽之外,就没有别的关怀。至于体制内所领的工资,是劳动的报酬,并非封口费,还不足以让人在并不完美的现实面前闭上嘴巴。何况,体制所提供的工资,不是体制自家的菜园子里长出来的,而是纳税人的钱,既然花纳税人的钱,关心公共事务,又何罪之有?

在双方的唇枪舌剑之下,同学圈中一时硝烟弥漫。好在,毕竟是同学。最后,大家达成共识:同学圈里,不谈国是。只谈风月,不谈风云。一度激扬文字的同学圈,用生活的真理消解了自己的紧张与冲突。

作为同学圈的一员,冷静下来,我知道,自己有批评现实的权力,也应该有雅量容纳同学的批评。同时,我更祈望,在同学圈之外的更广阔的空间里,批评与赞美一样,都不是原罪,都能享有同样的正当性。因为我们应该谨记,不远的昨天,中国曾经有过鸦雀无声的年代,在那样的年代里,许多带来灾难的决议都是在全体掌声中通过的。

说到底我们又如何避得了风云呢?最近一段时间,一种风云的近似物,——有关雾霾的话题,已经在同学圈中不胫而走了。

原文:http://dajia.qq.com/blog/457279062221587

章诗依 26 Oct. 17:4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