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中国的奶喂洋人的嘴 | AAFMUA 欢迎你!


挤中国的奶喂洋人的嘴
李洪恩
2011-10-22

28岁时,吴冠中远赴法国巴黎学画,三年后即回到国内。他说:“学了三年,基本上能看到的、学到的也差不多了。自己的作品再好,但画的内容不是我们自己的生活环境,如果再画下去的话,我对祖国人民会越来越不了解。”

吴冠中用了一个比喻,“吃了三年西方的奶,自己却挤不出奶来。就算一头山羊,也必须回到自己的山里去吃草,才能有自己的奶。穷穷富富都无所谓,但是精神上会很失落让人很苦闷。后来就觉得,就艺术前途而言,中国的巨人只能在中国成长,只有中国的巨人才能够和外国的巨人来较量。你如果在外国,那么你还是在它的怀抱里面。”

大师到底是大师。不光是画技一流,胸襟广阔,眼光深远,更因其心内牵系着祖国,深爱着祖国,为了祖国而能放弃国外的荣华富贵,毅然报效国家。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在我们国家被人宰割,病重呻吟及建国之初,百废待兴之时,我们许多的大师级人物却能够抛弃已获的声誉地位及为世人所羡的物质条件、生活、工作环境,毅然决然地返回祖国。这种从内心迸发出来的爱国精神让后世的我辈肃然起敬,自愧不如。

反观当代,曾几何时,祖国母亲一天天强大了,而许多当初举国之力培养出来的人才却大肆外流,被优越的物质条件和生活、工作环境所吸引,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母亲。这个反差真是太强烈了。也太令人寻味了。

许多我们当代的精英们在一味推崇西方的同时,就开始数典忘宗了。一些精英、学子留学后一去不归,杳如黄鹤。祖国母亲用血和奶培养了他,他却心甘情愿地为一心谋求遏制祖国的霸权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单个的个人发展、名利地位终究是战胜了民族精神、爱国主义了。

“先是民族的,然后才是世界的!”

母亲无论如何是难以抛弃自己的孩子,而孩子责骂母亲、抛弃母亲却是易如反掌。闻听有一著名学子,豪掷千万美金为其留学的“外国母校”捐款而闻名天下,却不曾闻听捐个丝毫给培养其留学的“祖国母校”了。

当年鲁迅先生曾说“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这是对大师风范和精神的最佳概括了。

我与祖国,这是一个时代大命题。也是一个人无论在哪个时代也不得不思索、考虑和取舍的人生大问题。

当年田君亮请教章太炎大师,也曾说“我”。太炎先生深有感触地说:“你是否以为人生要当一个大英雄、大豪杰才不辜负一个我呢?依我之见,哪怕是当个泥、木、石匠,当个工人、农民,只要他做的事对老百姓有益,也就不辜负一个我了。”后来田君亮投毕生精力于教育事业,教导学生说:“我之为我,就是要为人民做一点事,而不应做鬼混之我、贪图小名小利之我,护黑暗、助黑暗之我,倒行逆施之我。要做有益于人类之我,走在时代前头、创造新时代之我。”

….

但愿“吃西方奶”后回国“吃草”,“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的人越来越多。何况母亲此刻比起当年钱学森、吴冠中等大师们抛却物欲,满腔热血建设祖国的时代是更自信、更强大、更繁荣了……

“我与祖国”、“人生之我”是当下每一个中国人值得深思、反思的人生大问题、社会大问题。

中国人,是该沉静下心来,思考民族大义、国家大义、人生大义的时候了。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这不单是对公民的要求,同样也是对政府的要求,它不但涵概了内政,同样也包括了外交。

我们最终要探问的是这一现象最本质与最深刻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呢?

中国是该反思了,精英人才恐都被他国拉拢去了。身为母亲的我,怎么就留不住儿了?!

中国啊,中国,你的病到底在哪里呢!

 

Advertisements